免费AV片在线观看

<progress id="75bqP"><cite id="SXXsn"><ruby id="9l851"></ruby></cite></progress>
免费AV片在线观看
<a></a><menuitem id="bn9wq"><dl id="7x80Q"></dl></menuitem>
<a>&#21487;&#20197;&#30452;&#25509;&#20813;&#36153;&#35266;&#30475;&#30340;&#65;&#86;</a><var id="D2EB9"><video id="r58W0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4wu64"></cite>
<cite id="Ar5hY"><a></a><strike id="YqX6H"><menuitem id="qL5O8"><a></a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V<var id="rud5k"></var>
<cite id="pP3pS"><video id="lI23m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RWr2W"></var>
<a></a><var id="34RIz"><video id="08wQ6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Yv0gX"></cite><var id="DTY2B"><video id="X9a18"><thead id="p287o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wMx81"><video id="ve4UX"></video></var>
<a></a>
<cite id="08JWa"></cite>
<var id="OK24p"><strike id="8q33v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14o2O"><video id="0U9CN"></video></var>
您的位置:

首页> 校园春色> 05、高二的女学生

05、高二的女学生 - 05、高二的女学生
我是个高二的女学生,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,应该说是非常恐怖的事情。话说当天下午五点半,我从学校放学回家,一回到家,现家里没有半个人在
  “妈!我回来了!”
  咦……奇怪?没有人在家吗?算了,我先去洗澡吧!
  我习惯放学回家就直接洗澡,我走到浴室旁边,先换下身上穿的制服,摺好后再将内衣裤一并脱掉,放在制服的旁边。由于我家的浴室是两层式,从育刚出来后就是一个小小的更衣间,所以我家都习惯把要换洗的医务放在更衣间,洗完澡后才光着身子出去穿衣服。
  我在更衣间脱掉衣服之后,就全裸走到浴室,先是在浴缸放了热水,然后我拿了张小椅子坐在旁边,开始洗头。因爲我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长度大约快到我的胸部,每次洗头都会洗很久。
  莫约十分锺后,我洗完头发,忽然听到大门有被人打开的声音,我想应该是妈妈吧!她每次都差不多这时候去买菜!于是我在浴室里大喊:“妈!你回来啦!”
  等了一毁没有回应,她应该是没听到吧。
  虽然我进来浴室之后,没有把更衣间的门上锁,反正我家的男生也要到六点多以后才回家,在我洗完澡这段时间是不会有男人误闯浴室的。我放心的继续洗着我的身体,莲蓬头打在我的胸部上,强力的水流刺激我敏感的乳头。
  最近我的胸部有变大的倾向,目前大约是C罩杯左右。一般而言,洗澡时一定会洗重要部位,我也不例外,莲蓬头一拿,伸了口气,就把它塞在小穴里面,阴道可是要好好清洁保养才行,毕竟这个地方是将来要跟喜欢的人结合生小孩的部位啊!
  每次洗阴道时都觉得痒痒的,一边洗一边笑,洗好后我準备要进去浴缸泡澡,在浴缸里大约泡了五分锺,泡的我都有点想睡。就在这时,更衣间的门被打开,我以爲是妈妈要帮我收拾换洗衣物,仍旧闭着眼睛在泡澡。没想到脚步声越来越近,好像往浴室这边走了过来,当下觉得不对劲,赶紧回过神来张开眼睛,没想到眼前居然站着两个高壮的男人,一个带着眼镜,穿着西装,另一个则是穿着汗衫和海滩裤。
  当下发觉不妙,可是爲时已晚,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,在家里也不能放松警戒。眼前这两个凶恶的男人看到我就一把把我从浴缸里托了出来,我拼命的抵抗,反而让他们朝我打了几巴掌。我就这样被他们从浴缸里托了出来,在被强迫移动的过程中,胸部去擦撞到水泥做的浴缸,痛的我挨声大叫,他们也不理会,只是显得神色慌张,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。
  他们一路把我从浴室拖到了大厅,我的身体就这样不断跟地板摩擦,尤其是我柔嫩的胸部,禁不起这样虐待,已经被磨的有点破皮。而我当时也来不及反应,连一条浴巾都来不及穿就这样被拖了出来,地上还明显留着我被拖移的水渍与痕迹。
  我很害怕,慌张的大喊:“你……你们想要干麻!放开我!你们这两个坏人!放开我!”
  他们两个反倒是淫蕩的笑了笑,不理会我的挣扎,硬是要把我拖到大门外。
  这时我听到门外有人大喊:“里面的歹徒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!赶紧放下手边的人质跟武器,出来投降吧!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!”
  我家哪时被警察包围了,我却还不知情?啊!该不会是我在浴缸里睡着时发生的事情吧!现在也没空去想这麽多,我得冷静面对眼前的危险。
  说叫我冷静我怎麽冷静,现在是两个高大的男子挟持一位柔弱的高中女学生,而且我还是全裸的状态,深怕等下有个万一我就会被这两个歹徒给蹂烂糟蹋了。
  当我被拖到大门口前时,这两个歹徒像是想到什麽一样,穿西装戴眼镜的那位男子跟他旁边的汗衫男说:“你回浴室去把她的制服带来!给她穿上!”
  那男的就回到浴室去了。
  紧接着眼镜男把我扶起来,可是他的手却按在我的胸部上,随即掏出了一把长约五十公分的大枪,对着我说:“想活命的话,等毁乖乖听从我的指令,如果不听话,我手上的枪可是会从你的重要部位把你打成蜂窝的欧!小妹妹……”
  我当时吓到无法说话,全身都在发抖,只好猛点头表示愿意配合。
  没多久汗衫男拿了我的制服过来,示意要我穿上,我起初还不太敢穿,因爲他们两个正盯着我瞧,没想到眼镜男生气了,大骂:“妈的!快点穿衣服!想死吗你!”
  我只好当着两个大男人的面前,把制服穿回去,没想到在一堆里翻来番去就是找不着我的内衣裤,我恳求他们让我穿回内衣裤,没想到那眼镜男又再度生气,“要那种东西干麻!随便穿穿就好了!你这女人真是啰唆!”
  我怕惹他生气,只好乖乖的穿上他所拿来的制服上衣跟短校裙,裙子还一度因爲发抖的手抓不牢而滑落下去,没想到我生平第一次裸体却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  我穿好衣服后,就被他们两个架着走出大门,一出门我看见门外围着十几台警车,和一堆警察,纷纷向着我们的位子举着枪,每个员警脸上都浮现出非常讶异的脸孔。我知道他们是惊讶说歹徒得到我这个人质,让逮捕任务更显困难。其实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时的我,被他们架着,虽说是穿好衣服,却又不是很整齐,上衣的釦子扣的淩淩乱乱,撑的我的胸部都在薄薄的制服印出了小乳头的印子。
  下面短短的裙子被拎起,远看就可以看到我那微露的阴毛,加上一个身子尚未擦干,长发湿润的高中女生可爱的模样,让在场的二十多位员警当场傻眼。
  一会儿,其中一个带头的员警拿着大声公说:“请你们放下手边的人质,丢下武器,乖乖的跟警方合作,我们将会从轻发落!”
  没想到那眼镜男居然喊了一句话:“你他妈的!XXX”然后拿起他手上的大枪扫射,枪声就在我耳边不断的鸣着,当时我是被吓到不断的说:“住手啊!不要再开枪了!”
  我生平没经曆过这种场面,当场就被吓哭了!我哭着求他们不要再对着警方开枪,没想到那汗衫男却拿出一颗手榴弹,朝警方的位置丢了出去,只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,霎时间四五台警车爆炸起火燃烧,十多名警察被炸飞,还有一些手脚的残骸飞到我的面前,我害怕的低着头,不敢看眼前所发生的一切,却被眼镜男抓着头发,硬是把我的头给拎起,泪水不断从我脸上流下,这……太残忍了……
  居然在一瞬间杀掉十多名警察,这两个人好恐怖……我想我大概也活不成了吧。
  过了一会,我家门前的地板上,尽是死尸,血肉模糊的模样真是恶心。死的死,伤的伤。眼镜男看场面都被收拾的差不多,就夹着我连同汗衫男一起逃往大街上。
  没想到我们刚走出巷子口,就被另外一大批警力给包围住,这次是配有重装武器的飞虎队,全身带着头盔跟防护盾牌,还有十多把跟眼镜男手上差不多大小的大枪,以及四台特种部队所搭乘的坐车。这场面让我想到围捕张锡铭的画面,下意识就知道免不了一场血斗,没想到那眼镜男却出奇的冷静。
  当着十多名飞虎队以及旁边上百位围观的民衆面前,大声的喊说:“你们谁都不準开枪,如果开枪的话我就杀了这女孩!”
  说完那汗衫男就拿出一把小手枪抵着我的左胸口,我甯可让他拿枪抵着我的头,枪口压在我的左边咪咪上,加上我之前的擦伤,让我的胸部感到莫大的疼痛。
  就这样双方僵持了五分锺,随即后勤的警方也赶来支援,这时我们完完全全的被警方给围住了,若不是我在他的手上,要不然警方早就把他打死了!
  汗衫男这时很慌张的问眼镜男说:“老大,怎麽办!我们恐怕逃不了!”
  眼镜男却是异常冷静,“怕什麽!敢做就要敢当!反正我早晚都有必死的决心,只是没想到旁边居然多了一个这麽标致的女人陪我,哈哈哈!”
  我心里听到一愣一愣的,完蛋了,不会连我也要杀掉吧!
  没想到那汗衫男却说:“老大,不如我们……”
  两个人接头交耳不知说了什麽,那眼镜男随即有了新的动作。
  这时,居然连各大电视台的记者也赶来现场,还出动SNG车。没想到眼镜男居然对着警方喊话:“要我投降并放了这女的很简单,我要求在场所有的员警将武器放下,并且请各大电视台记者站到警方前面,将我所作所爲完整的报导下来!记住!完全听我的指示,不可乱来!否则……”
  警方带头的人马上说话:“好好好……一切听你的指示……所有人放下武器,请记者们到最前线进行采访……”
  旁边的警员气急败坏的说:“警长,你怎麽可以这样!”
  警长无奈的表示:“没办法,人质安全第一,万一出了什麽事,我们担当不起的!”
  所有弟兄们一听,马上乖乖的配合丢下武器,记者也纷纷涌至离歹徒只有五六公尺的最前线。
  就在这时,妈妈从人群中走了过来,看到我被挟持,惊慌的大喊:“怡璇,我的乖女儿,妈妈在这,不要怕,乖……没事的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  随即妈妈就贵倒在地上,不断的流泪,看的我也很心疼,我们母女俩谁都没有料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如果我有详加注意家里动静就好,还有要记得锁门。看到妈妈哭了,我也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  这时眼镜男要求三粒电视台的美女记者到前面,他有话要说。只见那女记者缓缓的走向前,脚不停的发抖。
  到了他跟前,眼镜男一把抢过麦克风,大声嚷嚷:“今天是你们活该,老板你居然无缘无故将我裁员!害的我一家大小没钱吃饭看医生,纷纷饿死病死。政府也是,居然不让我的孩子看医生,只因爲我家没有健保,你们这些势利的小人,既然你们逼我到如此,我也不想活了!要死就大家一起死!”
  眼镜男笑的相当猖狂!
  “不过可惜了我身边这位可爱的小妹妹!你们看她的身体多麽丰满,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,还有着一头秀丽的长发。”
  他一边说着,舌头不断的在我脸上周围来回舔着,我的脸颊都充满着他的口水,只好害怕的闭上眼睛。
  突然冷不防一位飞虎队员迅速拿起地上的大枪,正要朝他开枪时,却听到砰砰砰的三声枪声,那位飞虎队员就当场死亡了。原来是旁边用枪押着我胸口的汗衫男又拿出另外一把枪,朝他开了三枪。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逆转情势,却被他早一步发觉。
  眼镜男这时听到枪声,显得相当生气,“好啊!我看你们是真的不肯合作,看来我有必要用更残酷的手段才行!”
  他话一说完,汗衫男就朝我的大腿开了一枪,我痛的当场放声大喊:“啊!好痛啊!求求你,不要开枪!我的……脚……啊……好多血……我的脚……”
  我看到我的大腿被枪开了一个洞,许许多多的鲜血从我的腿上一直流到脚底,地上都是红红的一滩血迹。妈妈看到我被枪打中大腿,又是一阵哭喊:“怡璇啊!不要啊!两位大哥,求求你们行行好,不要对我的女儿下手!她是无辜的!”
  妈妈一边哭喊一边给歹徒们磕头,我已经是痛的无法跟妈妈说话。
  眼镜男又再度放话:“这只是个小意思,下次说不定一枪就再见啰!”
  说完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移,我意识到他正隔着衣服摸着我的胸部,爲了不再激怒他让自己受伤,只好任由他的手指不断的揉捏着我的胸部。
  眼镜男一边玩着我的乳房一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,我硬是不从,他越是显的兴奋,没多久,他的舌头突破我的嘴唇,进到我的嘴巴里,寻找着我的舌头,不断的伸缩吸允着。这是我长到十七岁第一次被人强迫舌吻夺走我的初吻。
  一旁的警察跟记者也是看的目瞪口呆,不单是怕我再度受伤,也怕再有人员伤亡,一时拿不出办法,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在大街上被歹徒淩虐,电视台摄影机不断把镜头对着我这边,将我被玩弄成淩乱不堪的姿态传送到全国各地。
  我的大腿已经慢慢失去痛觉,只是鲜血仍旧不断的涌出。伴随而来的是眼镜男一把将我的上衣撕破,露出没有胸罩防护的乳房,然后他把头给往下挪,在我的胸部上大力的咬着我的乳头,痛的我又是一阵乱叫。他的力道强到让我的乳头渗出奶汁,随即“啵”的一声,他的嘴离开了我的乳房,乳晕上还留着他那明显的齿痕。
  某地区正在收看这则新闻的观衆:“不会吧!这女孩真可怜,当着大衆的面前被人强暴,奶子都露出来了!”
  “你们看,这女的好可爱,看她被强暴我都快忍不住了!”
  “妈的!现在的新闻还有没有道德水準,转播这种场面也不打马赛克,那女生的脚都血淋淋的红成一片,这样小孩子看了会害怕的。”
  “目前警方跟歹徒正在对峙中,歹徒手上握有一名少女,刚刚取得最新的独家消息,这名少女是就读某女中二年级的王姓女学生,长相非常秀气可爱。而歹徒则是毫不留情的对她施暴,警方目前正在研判如何击倒歹徒就出人质,希望能在女学生遭到歹徒荼毒之前将她救出来,以上是忠实呈现新闻原貌的三粒新闻,记者江XX现场报导……”
  眼镜男好像玩起了兴趣,他抓的我的头发,将我推到摄影机的前方,从后面一把抓下我的裙子,还把我的胸部压在摄影机上,喝令摄影记者不準离开摄影机,否则就要他死。摄影机里拍到我的胸部不断在镜头上面来回摩擦着,镜头还因爲胸部渗出的奶汁显的有些许模糊。就在这时,我的裙子已经被他扯下来,他当着大衆的面脱掉他的西装长裤,一把掏出他的阴茎,就朝我的下体插了进来。
  因爲没有润滑,加上我又是处女,他插进来时,我的小穴夹的非常紧,而他则是相当粗暴的用力顶了好几次,在插进来的一瞬间,我痛到大声喊叫:“阿!”
  大概周遭一百公尺内都听到我的喊叫声。随即我的下体就不断流出处女之血。
  而汗衫男则是一手用枪顶着我的头,另一只手也开始玩弄起我的胸部。
  “X,没想到你居然是处女,里面紧紧的夹着我的好爽,还可以感受到你那温热的处女血不断的流出来呢!”
  眼镜男从后面不断的抽插我的下体,示意镜头要上下拍着我的全身,我则是不断的哀求他:“不要!快停下来!快住手!好痛!我快裂开了!好痛啊!”
  我已经被他奸到痛哭失声,大腿的痛感加上下体的疼痛,搞的我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。
  没多久,我感受到阴道内一股热热浓浓的东西不断涌入,我连忙央求他不要射在里面,可是他没听进去,硬是在我的小穴内喷出了大量的精液,还持续三十秒左右顶着我的阴道,抽出来的时候精液才一阵阵的从我的阴道内泄了出来。
  我在警察、路人和妈妈的面前,被两个坏人给搞了,而且还是我的第一次,妈妈当下就一直喊着:“求求你们高抬贵手,不要玩我的女儿啊!她才十七岁!她还有大半的人生要走啊!求求你们,放了她吧,在这样下去她会被你们玩死的!你们真的要玩就玩我好了!拜托你们住手啊!不行!不可以插她!她还小,你叫她以后怎麽办!呜……呜……”
  妈妈情绪一激动,就昏了过去。
  旁边的警察连忙帮忙扶她上救护车。
  “太太,撑着点,很快就没事了!”
  其实警察大哥心里也很不安,好端端这麽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居然给两个歹徒糟蹋了,而且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看着这残酷强奸的一幕,这女孩子真是可怜。
  另一端正在收看这新闻的观衆:“袜靠!真的假的,居然在大街上就明目张胆的上了一个可爱少女,真是让老子越看越兴奋!”
  “不会吧!这女孩居然就这样被夺走处女之身,太可怜了,我得赶紧联络社工单位。”
  “老婆,把电视关掉,小孩子不适合看这种新闻场面!”
  “唉,老公,我说现在的社会是怎样了,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,以后我们家女儿长大后怎麽办!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不会吧!那不是王怡璇吗?居然会在新闻上看到她被干,她可是我一直喜欢很久的女孩子说,不行,我不能坐在这边,我必须想办法帮助她!该怎麽做!啊!有了!”
  (这个是小弟我另外一篇故事的主角,请他来串场。
  “警察在搞什麽啊!当下每个人给他一枪不就得了!真他奶奶的!一群怕死的家伙!”
  “呢!怎麽办!小璇在电视上被人强暴了!”
  “不会吧!这是真的吗!”
  “不然你打开电视,每一台都在转播这则新闻!”
  “这……怎麽会……”
  “她怎麽没有穿内衣裤啊!”
  “你问我我问谁啊?”
  眼镜男射出之后,随即拿起手边的大枪,朝另一端的男记者射了过去:“只有我可以兴奋,你这窝囔废在勃起个甚麽劲!”
  连续几声枪响,一名东孙的男记者就倒在血泊当中!
 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有勃起,起了坏念头的男人们纷纷软了下去,深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。
  随后那汗衫男也忍不住了,居然跟他讲说:“老大,我可不可以也上她,我想玩她另外一个穴!”
  “随你高兴好了,刚好咱们换换手吧!对了,我身旁这东西拿去塞进她的小穴里面!若!”
  眼镜男随即拿出一个小小圆圆黑黑的东西,交给汗衫男。
  眼镜男搞完我后,我的身体好热又好痛,已经快要虚脱了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。没想到汗衫男居然蹲了下来,在我的小穴内塞进了一个圆圆黑黑的小东西,说小也不小,硬是把我的阴道给撑了开来,还拿起手枪顶了进去,我可以明显感受到那个小圆球已经顶到阴道深处,只是我不清楚那是什麽东西。只知道还有许多残留在阴道内的精液都无法顺利流出,纷纷滞留在体内。
  那眼镜男拿着大枪抵着我的太阳穴,一边环顾着四周,周遭没有一个人敢有任何一个动作,大家都张着大眼睛仔细瞧着眼前全身赤裸,被淩虐到快要昏死的我。几个警察在后方着急的跟总部连络,前线的记者则是很敬业的不断的报导事件的经过,还用摄影机不断补捉我被玩弄过的身体。较远处的路人则是静静观望,几个男人手还很不安分的抚摸着某个粗硬的东西。
  汗衫男在我的阴道内放进那小圆球之后,就把手抽离去抓着我的胸部。那把手枪仍旧是结实的插在我的阴道内,枪口还对着我的膛内。我没有预料他居然会冷不防从我的肛门插了进去,我又是一阵剧痛,这次我整个人的脸部表情都变了,瞳孔急速收缩放大,嘴巴大开舌头挺直,两手一抽,随后我也就昏死过去。
  昏迷的过程中,他仍旧在我的肛门内插了几次,也全数射精在我的直肠内。
  后来他们又再度换手,我醒来时嘴巴居然含着眼镜男的阴茎,他那粗大的东西不断用力的顶到我的喉根,他一手抓着我的头,粗暴的将我的头前后移动,没多久他的精液就在我的口内喷发,大量的精液还溢出我的嘴唇外,他强迫我全部喝下去,我不从,被他打了一巴掌,还是不从,他一怒就拿起手枪在我的另外一支大腿上开了一个洞,痛的我当场喝下他那浓稠的精液,随后又昏死过去。就这样我全身,嘴巴,胸部,两个小穴通通被他们给破坏殆尽,两只脚都已是鲜红的一片。
  这时他们两个不知怎地,全跌了下去,双双被压在地上,然后两人一阵叫喊,他们的阴茎就在一瞬间爆开来,接着他们的内髒也纷纷爆裂,只留下下体血肉模糊,七孔流血的两人和在场无数傻眼的记者、警察和观衆。后来停在后方的救护车连忙将体无完肤的我送去医院,留下记者仍在做后续报导跟警方调查他们两人离奇的死因。
  手术台上,十多名医生围在我旁边,大多是女医生,只有两名骨科跟外科专门男医生。衆人七嘴八舌讨论着,其中一名男医生开口:“幸好枪伤没有伤及骨头,仅仅穿过大腿两侧……”
  另一名女医生也说到:“不过,重要部位内似乎被放置着不明物体,要取出来相当困难!若不取出,恐怕有生命危险。”
  另一名女医生接着说到:“那个不明物体卡住女孩的阴道,这女孩在过一两天MC就要来了,若不让精液流出,恐怕有受孕的危险!”
  那名外科专门医生也开口了:“据我研判,她膛内的不明物体应该是一种威力超强的小型感应式炸弹!只是不知对何种物质或力场有感应!也不晓得何时会引爆,若引爆,半径十公里内全数物体皆会被破坏!”
  衆医生陷入了一阵沈默之中,事情还没有这麽简单就结束……
免费AV片在线观看
<progress id="75bqP"><cite id="SXXsn"><ruby id="9l851"></ruby></cite></progress>
免费AV片在线观看
<a></a><menuitem id="bn9wq"><dl id="7x80Q"></dl></menuitem>
<a>&#21487;&#20197;&#30452;&#25509;&#20813;&#36153;&#35266;&#30475;&#30340;&#65;&#86;</a><var id="D2EB9"><video id="r58W0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4wu64"></cite>
<cite id="Ar5hY"><a></a><strike id="YqX6H"><menuitem id="qL5O8"><a></a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V<var id="rud5k"></var>
<cite id="pP3pS"><video id="lI23m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RWr2W"></var>
<a></a><var id="34RIz"><video id="08wQ6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Yv0gX"></cite><var id="DTY2B"><video id="X9a18"><thead id="p287o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wMx81"><video id="ve4UX"></video></var>
<a></a>
<cite id="08JWa"></cite>
<var id="OK24p"><strike id="8q33v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14o2O"><video id="0U9CN"></video></var>